这条手巾清淡优雅,薄厚适中,质地柔软。手工缝制的卷边,四角很纯,米白底色的干净布面右下角上隐约有着一朵纯净的白色百合。虽然手巾看似陈旧普通,但却能给看过它的人一种难以拒绝的温柔感。
     不过这手巾看似却并非是一条男士手巾,它更像是古时候某大家闺秀的随身之物……
     两人莫名的对视了一分钟。
     这是沈芸熙第一次正式的注视着安泽的眼睛。他的眼神明亮清澈,但却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寒。这种寒冷,像是被在深海里深藏了一个多世纪的冰晶包裹着。然而,这颗被极寒冰晶包裹的心,如今似乎却因为她而一点点慢慢融化开来……
     “饿了吧,我熬了粥给你和童童。”
     说话间安泽已经打开了桌上的另一碗粥,他轻轻舀起一口,小心翼翼的吹了吹,慢慢递到沈芸熙嘴边。
     此时的沈芸熙已经用安泽递给她的手巾擦干之前的眼泪。她像个孩子一样张开嘴,她安静地躺在床上望着面前的安泽,她毫无抗拒能力地慢慢咀嚼着口中安泽刚刚喂给她的食物……
     ……
     不到三天的时间,对于沈芸熙来说却像是过了三年。她的身体在安泽的帮助调理下很快就康复了状态,脸上也开始有了些血色,但她却多么希望自己能在医院多呆几天。
     这些天里,安泽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距离呵护陪伴在她和童童的身旁。他会每天亲自为她们做每一顿饭,会在睡前给童童讲故事,会彻夜守在病房里,会每天默默为沈芸熙床头的花瓶换上一朵全新的百合花……
     而沈芸熙也好像从未有过的重新认识了一遍眼前的这个安泽。
     安泽说之所以校长不知道他的名字,是因为从他爷爷那一辈起,家里便一直以一种匿名的方式在那所学校做公益,后来到他那里也继续传承保持着家里的传统。
     童童是几年前他在学校里无意认识的自闭症孩子,童童一直都很喜欢他,更总是喜欢无时无刻的粘着他。
     但当沈芸熙问到为什么童童在两年前就跟她说安泽喜欢她的这件事时,安泽却总是选择逃避或者默而不语……
     不过也就在沈芸熙在院的第三个晚上,当时的安泽恰好因为有病人急诊临时不在,沈芸熙独自在病房里陪童童睡觉。
     沈母带着王婷婷和王轩一行人突然气势汹汹的出现在了病房里。在沈芸熙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妈时,沈母便不管不顾抓起沈芸熙的就往病房外走。
     还没弄明白事情的沈芸熙边挣脱,边尴尬朝沈母小声道:“妈,你这是要拉我去哪里?我还有学生,不能跟您走。”
     沈母好像被沈芸熙突然激怒了,在医院走廊停下来就不顾周围的不满朝她大声怒斥:“你还知道我这个妈啊?你不是说你在公立学校实习吗?怎么实习到这里来了?人家王轩找你几天了,你怎么能完全不理人家?”
     “妈,班里的小孩生病了,我在医院……”
     “你们学校就你一个老师啊?必须要你在医院?走,跟妈回去,人家王轩……”
     “妈,我根本就不喜欢王轩。”
     “你连王轩这么好的小伙子你都不要,那你要谁?你以为这世上还能有谁的条件比得过王轩?你以为天天都有这种对你又好又有钱的少爷等着你啊?”
     “妈,我不能跟您回去……我……”
     “你还要不要我这个妈了?还要不要我们这个家了?你哥哥现在旧病复发,你爸最近身体又不好,王轩的妈妈给咱安排了全市最好的医生,给你哥哥垫付了所有的医药费,给你直接安排了工作。咱家这种家庭是上辈子修了多大的福分才能遇上这样的男人!你该知足了啊你!”
     “妈,这次欠王轩家垫的医药费我以后会还给他的……”
     “你,你非要气死妈才开心是吧?”
     此时的沈母似乎再已难以控制住情绪,有些着急的王婷婷上前一步让王轩带沈母到一旁休息,她决心和沈芸熙好好谈谈。
     王婷婷将沈芸熙拉到一旁小声紧张道:“你妈和我真的都是为了你好,我们已经马上就不再学生,不能再任性了是你到底知不知道?”
     沈芸熙望着窗外,她的心如同此时窗外的天气,乌云密布但雨却总是下不下来,她铁了心似的不想与王婷婷说话。
     见沈芸熙如此倔强,王婷婷继续小声补充道:“王轩那天跟我说他看到你和安泽在医院了,我当时就骗他说安泽是我们的朋友,但是王轩真的生气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生气……你要知道有多少女生争着抢着想做王家的少奶奶,要知道像王轩这样的公子哥咱市里没有几个,跟他结婚你以后就可以坐在家里享清福了。女人的青春有多少个四年啊?等失去他之后你才知道这机会是多么宝贵!”
     “可是婷婷你知道我喜欢的人他根本就不是王轩,钱我可以慢慢挣,但我绝对不会因为他的家他的钱而违背我的心,那样我会一辈子都活在痛苦和悔恨中……”
     “你怎么就那么固执那么顽固不化呢?难道你真的还在想着那个心里根本没有半点你的安泽?”
     “是。婷婷,我的心里只有他。”
     “哼……只有他?那你有想过他为什么那么冷漠的在回国后跟你没有半点联系吗?你忘记他在法国时跟我们说过的那句话了么……你忘记他有未婚妻这一回事了么?”王婷婷的这句话与窗外天空中的一道闪电同时发出。
     闪电点燃了窗外的一切,而王婷婷的这句话,却点燃了沈芸熙那颗一直以来其实都处于云里雾里的心。在闪电的光里,沈芸熙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堪。
     此时的王婷婷好像终于找到了话题突破口,她趁热打铁继续补充道:“芸熙啊,不要被爱情冲昏头脑,不要沦为你之前最讨厌的那种小三。你和安泽是不可能的,还是王轩最适合你,错过这个村可就永远都没这个庙了,我是和你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姐妹才第一次这样严肃跟你说……”
     沈芸熙似乎已经再也听不清周围的任何声音。王婷婷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它毫不留情地,活生生地,深深插入了沈芸熙的心……
     然而让此刻让沈芸熙疼痛无比的原因,却是,插入这把尖刀的人并非王婷婷,而是她心底一直深爱着的——安泽。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爱似乎有些可笑,可笑得像是一场海市蜃楼,一场游乐场里的旋转木马游戏……
     她不想选择王轩,她爱的人不是他。但她对安泽的爱,在这一刻好像突然变得异常脆弱,变得异常渺茫,变得一触即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