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密室里的紧急呼叫器突然高声响起。
     安泽按下通话键,呼叫器那边传来老头急促的声音:“少爷,您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位叫沈芸熙的小姐出事了,您的电话落在了您最终给她的大衣口袋里,她现在打电话来向您求救……”
     “你把你的手机扩音器打开让我直接跟她对话。”
     安泽在让老头打开手机扩音器的同时已经打开了自己身旁的录音设备,他之前手里拿的那些东西也在打开设备的一瞬间神奇的自动恢复到了原位。
     “先生,先生求你救救我们,我们的手机被他们拿走了,这里没有其它电话。因为你的手机落在了你给我那件衣服的口袋里,所以我就试着拨通了上面唯一存着的这个电话号码……他们在殴打婷婷,他们要带走我们,求求你,求求你快来救我们……”电话那头传来沈芸熙从未有过的惊恐求救声,她此刻想哭但又拼命竭力制止自己哭出声来。
     “你们现在在哪里?他们是什么人?要带你们去哪里?”安泽一边检查录音设备,一边急切询问对方问题。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不认识他们,他们是婷婷今天在机场刚交的朋友,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要带我们走,我出来上厕所,之后回来就看到他们在房间里殴打婷婷,他们说要找到我带我们离开这里。”
     “你现在马上找一个地方躲起来,最好是卧室的柜子里或者床下,然后冷静听我指挥,快!”
     安泽说话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求救电话让这个宁静的黑夜刹那间有了一种毛骨悚然。
     “先生你还在吗……我现在在卧室的一个衣柜里,我现在该怎么办?”沈芸熙小心翼翼的躲藏在卧室的衣柜里,此时的她几乎害怕得要哭出声来。
     “听我说,冷静下来,千万不要哭,小声告诉我那里总共有几个人,这些人的外貌特征以及身高。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其它声音,可以的话让我听听他们的谈话。别害怕,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你。”
     “嗯,我相信你……他们现在好像往我这边来了。”
     沈芸熙说话间还带着惊魂未定的恐惧,她在努力让自己镇定,她将手机听筒紧贴在柜壁上。
     安泽慢慢听到两个粗犷的男声和一个尖细的女人声由远而近,他们在卧室里稍作停留后就离开了。他们说的不是法语,是意大利少数移民说的拉古语。
     等待了片刻,女孩儿终于再次拿起手机继续轻声对安泽说:“屋里总共有三个人,他们头上戴着棕色牛头面具,一女两男,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他们每个人右手掌中都纹着一把黑色的匕首。”
     “好,你就在原地保持安静,我现在正在搜寻你手机所在的位置。”
     整个世界安静了大约三秒之后,只听砰的一声,衣柜的门被人一脚大力踹开,随之而来的是沈芸熙慌乱之下的呼救声和她仍然没忘的对着电话那头安泽大喊她此时眼里所看到的情景。
     “放开我,放开我,救命,救命……,有一个胖男人右手臂上纹满了纹身,女的脖子上有一条三公分长的疤痕……”
     随后一个女人抢过手机对着话筒用英语朝这头冷笑道:“你是警察吗?别费力气来找她们了,因为你永远都找不到的。”
     安泽紧握拳头咬牙对那女人说:“放了她,你们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们。”
     “哈哈……看样子你很有钱啊……可是我们对你的钱不感兴趣,我们就是喜欢玩游戏。”电话那头的女人突然狂笑不止,这笑声在寒夜里寒得有些刺骨。
     “你们刚才说的是意大利拉古语,说明你们是意大利人,身上的纹身代表了你们属于的当地小众帮派,虽然法国警局系统备案里没有你们的信息,但我一定会在24小时内找到你们。如果你们敢伤害我的朋友,我就要了你们所有人的命。”
     安泽说话间虽然不带任何愤怒的谴责,但字里行间却隐隐透着一股逼得人足以窒息的愤怒。
     那女人好像被安泽的这番话弄得有些意外,她在愣了片刻之后,收起之前的笑容淡淡道:“那好,愿上帝保佑你。”
     接着“砰”的一声手机落地,安泽最终只听到手机那头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信号中断声……
     安泽一挥手,原本古老的书柜突然翻转开启,一幅巨大的悬浮光学屏幕投射在半空之中,与此同时,巴黎各地密密麻麻相互连接的地标路段在屏幕上瞬间铺天盖地的闪烁开来。
     “刚才电话时我已经定位到了我手机的大致位置,马上帮我查一下S区域M大道的街景实图,他们之前应该在一个隐蔽的巷子里。我要这五分钟内M大道车流监控录像视频,要最清晰的,找到后发到我车里。”
     安泽边匆忙准备着这次出门所要带的东西,边安排着通讯设备那头的老头替他准备好他所需要搜集的信息。
     此时的密室更像是一个万能百宝箱,这里的各种工具设备像是被突然唤醒了一般,藏在角落里的四面八方,它们蓄势待发,仿佛只要安泽一声命令下达,它们就会像能听得懂人话一般的瞬间钻入他的背包之中。
     老头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安泽身后,他手里拿着一张卡,眉头紧锁神情严肃地对眼前的安泽说:“少爷,您要的监控录像找到了。但这些人都戴着面具而且有意识的避开了摄像头,而且车牌我也查了,是套牌……不过我还是找到一段很有价值的视频。”
     “给我吧。”安泽接过卡,转身准备离开。
     “让我陪你去吧少爷。”
     “不用了,你最近身体情况不是很好。”
     “我可以的。这么多年来每次你出去都习惯有我跟着的,再说,多一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安泽沉默片刻后朝老头点头。
     两人刚出大厅门,一辆改装过的巨型路虎车早已停在门前恭候多时。二人心照不宣一前一后上车后,车子便迅速消失在这茫茫夜色之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