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芸熙实习工作的这所学校位于远离C市郊区的一座半山腰上,全市只有一路公交车能够到达这里,并且是两小时一班。
     学校是社会人士捐资建成,学校管理人员大概是因为考虑到这里低廉的房租,最终才愿意将学校选址确定在这里。
     王婷婷一边和沈芸熙搬着重重的行礼,一边抱怨着沈芸熙选什么也不该选择这么一个鬼地方来实习。王婷婷这个人虽然平时总是唯利是图,但在关键时刻也还算是真心实意的为沈芸熙着想。
     她从自己背包里摸出很多营养品丢在沈芸熙宿舍语重心长朝她道:“芸熙啊,你有时候就是太浪漫主义了,一毕业我们要面临的问题就应该是工作和现实……那么极品一个高富帅的王轩摆在你面前你愣是不要,说真的要不是因为他喜欢你,我早就不择手段的下手了……我已经帮你明确拒绝过了,但是你命好,人家王大少爷坚决表示会等你回心转意……这些年我也管你借了不少钱没还,这手机是我自己掏钱重新买的,这地方信号不好,你那破手机又经常出问题,用这4G手机信号特别好,上面号码都存好了,要是临时有个什么事就赶紧打电话给我和王轩。”
     在王婷婷离开后,沈芸熙突然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安静。她没有理会王婷婷临走时丢下的那堆营养品和那部苹果6手机,而是慢慢拿起桌上那台在巴黎时安泽帮她重新修好的樱桃小丸子相机。
     相机里存储了很多她在巴黎时的美好回忆。
     卢浮宫的油画、凡尔赛宫的屋顶、香榭丽大道的夕阳、埃菲尔铁塔的灯光、塞纳河上的夜景……以及那个神秘的他……他的头发,他的背影,他的手指,他的侧脸,他的呆萌,还有他的微笑……
     不久前发生过的一切像是电影画面一般一幕幕快速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她时而紧张,时而宁静,时而沮丧,时而微笑……她像个孩子一样一直紧紧抓着她手里的樱桃小丸子相机,在梦里她一次又一次的和他不期而遇。
     这所学校是当地一所专门培训和收养残障儿童的福利性公益学校。在这里就职的除了固定的几位年过半百的老员工和校长以外,剩下的便是基本无任何薪酬的年轻志愿者们,不过校长说近几年来随着世风日下,拜金名利主义盛行,愿意来这个学校做志愿者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沈芸熙大二的时候因为一次意外经历做了一名残障志愿者,那时候她就经常偷偷背着家里人来到过这里,她那时也就决定好了毕业后一定要来这里实习好好做一段时间的公益。这次是她对父母说了些谎话才能到这里实习工作,她父母要是知道这是公益形式的学校,一定死也不会让她过来。
     这所学校虽小而陈旧,但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而且十分精致。普通学校里该有的这里一切都有,普通学校里没有的这里也能找到。总之,大多数残障孩子教育所需的东西这里都不缺,只是场地比起很多公立学校来说要小很多。
     校长说创始人当年选中这里的原因之一是看中这里的宁静祥和。远离都市可以让孩子们少受外界的影响和干扰,位于山中又可以让孩子们更近距离的感受自然和山林,从学校可以将脚下的整个城市一览无余。虽然孩子们身体上都有先天性的残缺,但在这里他们可以尽情的释放和享受自然之美,锻炼宽广心胸……
     让沈芸熙来到这里的还有个原因之一,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时,这里四处盛开的百合花。
     这满到处的百合像是一面巨大的神秘面纱,将整个学校装饰得如同仙境一般的一尘不染。学校花园里的一座小型玻璃花房干净明亮,总会让沈芸熙不知不觉似曾相似的想起什么来。
     “姐姐,花真好看,叔叔也喜欢带童童来这里看花。”花房里突然传来一阵小女孩儿稚嫩的声音。
     沈芸熙回过头,一个可爱小女孩儿穿着一条白色碎花短裙站在自己身后。
     小女孩儿名叫童童,今年五岁,据说在她一岁的时候她的母亲不知为何在孤儿院门口狠心丢弃了她。后来在孤儿院长大的小童童患上了自闭症,去年因为她的特殊病情孤儿院将她转送到这里。
     沈芸熙第一次知道童童是在她大二来到这个学校做志愿者的第一天……
     那天她正在大班教同学们画梵高的向日葵,童童一直趴在大班窗户外垫着小脚往里看。当她下课走到童童面前想和她说话时,童童却什么也不说的莫名其妙跑开了。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然而在她们一群志愿者活动结束准备离开的时候,童童却不知从什么地方摘来一朵百合花递到沈芸熙面前道:“叔叔喜欢姐姐,童童也喜欢姐姐。”
     当时大家都觉得奇怪,以为是哪个爱慕沈芸熙的男士托小女孩儿送来的花。
     但当沈芸熙得知童童是一名自闭症重症患者时,她觉得这件事简直不可思议……
     说来也怪,童童自打来到这个学校,除了跟眼前的沈芸熙和她口中提到的这位“叔叔”会交流之外,从不和任何其他人交流。但沈芸熙只是一直从童童口中听起这位“叔叔”的故事,却从未真正见过这个人。
     校长说童童口中这位“叔叔”是他的一位老友,也是一名长期帮助学校的志愿者。
     据说这间学校当年的创始人之一就是这名志愿者的爷爷,他和他的爷爷外貌性格极其相似,他们平时不苟言笑,但却非常热衷于公益事业。他平时工作繁忙,空闲时间才会来到这里。
     不知为何童童一来到这里就非常喜欢他,只要他一来这里,童童总会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旁。
     听校长这么一介绍,沈芸熙大概能够想象到童童口中的这位“叔叔”是个怎样的人。